2022 Fall申请交流

Western的funding你一年能拿到手15k左右(可能还有1K左右的退税)

每个月的生活开销:
房租水电:700
食物:400
手机:60
生活杂物:50
(住的肯定比国内宿舍好,大概2b1b,饭要自己做,但可以顿顿吃到肉,一周可以做一次牛排(大概))
加起来约等于1200,十二个月14400,就剩不下什么钱了

——但你还可能有其他开销,比如说吃外卖、旅游、买衣服鞋子、买电子设备、软件游戏、办签证、参加conference,etc(还不论你可能打算买车养车啥的)

光是这些零碎的,一年至少超支1-2k加元,四年下来5-8k。

好消息是加拿大学签可以在校外打工,坏消息是一般phd暑假还是想做研究的吧
好消息是系里暑假有TA/RA岗位,坏消息是竞争上岗不保证你能被选上

我觉得读博士还要花家里的钱未免有些不道德,所以,额额…

3 Likes

感谢Romain的视角 :blush:,我完全明白你说的这些,实际上这也是我很纠结的地方。

一开始考虑去加拿大读书是老师的推荐,我对那边的学校倒是完全没什么了解。我最初本科的导师是做bioethics的,在美国拿的博士,她说bioethics的就业最好还是在国外。国外干这行的学历门槛肯定是博士(哲学博士/JD/etc.),有时候还需要额外去医学院做两年的临床研究员积累经验。很多偏实务的岗位(美国是这样,加拿大也有一部分是这样)都更偏好有公民身份的人,很多开放给非公民的岗位基本就是教职,竞争非常激烈。国内迄今为止这个学科还没能发展得起来,大多是搞dang建、行政的东西,并且很多实际做法是根本得不到哲学上的正当化说明的。老师的建议是可以在加拿大读硕士,走EE拿个身份,之后去美国读博士接受更好的训练。不幸的是因为各种原因,我走了国内读研的路…

我申请的时候考虑过读二硕,之后也可以尝试其他的工作。像Alberta/Ottawa的哲学都是两年制的,我先接受两年正规的训练,然后也可以再考虑申请美国。但那边DGS的回复都是:大可不必,你应该直接申请PhD。也考虑过申其他专业的硕士,比如公卫那边也有做bioethics的教授,但我实在是没有精力同时准备。本以为加拿大全拒得了,那就安心去美国吧,毕业以后的路怎么走毕业再说,结果突然来了一个offer,猝不及防。

就我本身的性格和偏好而言,我还是想做一些实践性的研究和工作。像bioethics的很多岗位就是半学术半实务,我更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中找到自身的价值感。找教职我没有“奢望”过,说实话也不太适应一辈子都是学院派的生活。我跟Western的教授聊天的时候,ta们说我适合做一个部分纳入quantitive research的论文,ta们很支持这一点。这也是Western比较吸引我的地方。

我也理解你提到的包括funding在内的现实困难,如果只是为了润,读博士的确是一条不那么划算的路。只是现在面前的确有个相对好把握一点的机会,如果我能在Western顺利毕业,拿到身份几乎不成问题。如果我去了美国,就面临着在海外找教职、找postdoc岗位的困难和不稳定性,如果找工作不顺利并且抽不到签的话,按照政策我必须离开美国,很可能就得直接回国。

我个人对回国工作是比较抗拒的,这两年国内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时候跟偏自由主义的老师们聊天,经常就是互相叹气,在我念硕士之前、甚至2021上半年还不是这样的。我人在上海,前两年可以过着内地最正常、几乎感受不到covid的生活,最近又突然被压得喘不过气,每天抱着家里的猫提心吊胆。没有人能保证所有的权利被侵蚀都是暂时的、有限度的。我不是说国外念书的朋友外宾视角,而是大环境变化+日复一日被铁拳砸+我自己和家人对于这些事件极度敏感,即使暂时搁置生活的困难,我回国做研究也根本不能碰传染病伦理、公共卫生伦理的问题。如果再从美国辗转其他国家,这又是更不稳定的情况。对于这个offer,拿到的时间越长,我的内心就越是有一股力量和冲动让我去接受它,选择那条相比之下更容易预见未来、更稳定且风险更小的路。这也是我在论坛提问的原因之一,希望能够听到各种意见,看看能不能帮助自己尽量更理性一点去考虑。即使我最终选择了Western,也希望自己在了解各方信息之后,尽量不要/少后悔。

2 Likes

老师的建议是可以在加拿大读硕士,走EE拿个身份,之后去美国读博士接受更好的训练

我觉得这个思路非常正确。唯一缺点在于哲学硕士毕业基本拿不到省提名,需要工作两三年才能PR。之后还需要至少三年移民监。除非你等到入籍,否则去美国读博会对完成移民监有影响。

考虑到你上面的的想法,不如让家里给你梭哈润加。对比一下一般移民的成本,你这只需要补充4年一万加元以下的费用就可以PR,不要太划算。想想被终止的投资移民,现在多少人想花大钱润都润不掉(额我在说什么…)。

2 Likes

感谢如此详细的信息!握手,我也想站着拿学位还能润,我也是除了搞哲学啥也不会。

funding,我之前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不过,实在没想到问题这么大…我觉得ta们要是能砍点招生人数,每个人到手的工资也不会这么少,整个系的研究生人数也太多了。而且对我来说比较特殊的一点是,可能我妈明年也会去加拿大。我家人含赵量比我还低,实在不能接受国内现在这个动不动就把人关监狱的十年抗疫状态,我爸还在上班,我妈可能会先走一步。所以可能我需要承担更大的经济压力,比如租studio/1b1b,照顾好两个人+一只宠物的生活,还不能跟家人表现出很窘迫。如果实在没办法,那只能暑假去粤菜馆打工了。这又涉及了另外一个困境,即我作为一个「孝子」,内心希望能够尽快让家人的生活得到改善(短期目标住在国外,长期目标就是尽快搞定身份问题),财力又不支撑这一点。确实很难…

课程方面,我看了Western下一年度的课纲,确实涉及自身兴趣领域之外的内容。Boulder的课程是两年半,我觉得那边的体系好很多。5几几是相对基础的seminar,比如ethics,就是逐个理论、逐个专题依次上,不会搞成“Ross专题研究”这种东西,万一我不感兴趣就不太好办。6几几就是高级研讨课,我觉得和Western的课程比较接近。我在国内读书也算「水硕」,有的课就混混(国内其实非常好混,甚至不去上课都没人管),留下真正感兴趣的seminar,大量的时间投入在上面,天天往老师办公室跑。但到了Western强度应该都会非常大,怎么说呢,那就survive the program吧。qualifying exam这个就有利有弊吧,美国那边跟我说是第一学期交diagnostic paper,老师会提很多意见,到第五学期发展成qualifying paper,再交一篇综述,就算做qualifying exam的全部内容。Western这个模式的话,确实就专注2000页文献吧,不然自己心里也没底。

交叉学科的研究,这个我想说的太多了。不知道是不是部分因为今年鸽子太多了招不到人,Angela每一封邮件都会跟我安利Western交叉学科有多好,Rotman有多庞大,ta们如何全力支持学生结合empirical research,跟我的兴趣如何匹配。甚至告诉我,如果我想找一个外系的supervisor但目前还没有交叉任命,ta们可以给那边professor哲学系的membership。我觉得这方面是我在学术上更偏好Western的最重要因素。Boulder是相对而言更传统的哲学系,培养了很多bioethics博士,如果一定要扣上一顶所谓研究方法的帽子,那ta们基本的研究方法还是理论研究。我的观点是,如果希望哲学切实地启发某个实践的领域(比如教育、医疗),真正能够破壁的跨学科对话是非常重要的。还是要认真对待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认真思考那些超出科学和经验证据之外的哲学反思的合理性。不然的话有很多东西还是空的,那些bioethics的原则还是不能嵌入到实际的政策中。这一点其实很多哲学系并没有那么包容,但Western做得非常好。

气候,这个我很心痛。Boulder,一年300天晴天,自然爱好者的天堂,钓鱼爬山滑雪攀岩啥都有,公寓都要把山景房作为卖点……

2 Likes

的确如此,除非去BC读一个health science相关的MA(列表上为数不多的文科生能驾驭的专业,也是交叉学科那种),可以直接走卑诗的省提名。其实我家人非常支持,精神上、财力上都是,爸妈之前根本不相信有全奖,说是要卖房子供我读书……但我觉得真的不能再败家了,会有强烈的罪恶感。 :sob: :sob: :sob:

另外还有一点是,拿到PR之后再住满3年可以换护照,根据美加墨自由贸易协定,可以申请TN签证自由去美国工作(但有专业要求,我现在不确定是看学位还是工作岗位或是其他,之前查过忘记了),免于抽签的恐惧以及找老板sponsor H1B低人一等。别的专业领域我不知道,applied ethics PhD,毕业后去研究机构、政府/军方下属部门、甚至市场化企业的美国人有不少,发展好,薪水也相对高。当然,哪行哪业都有竞争,但如果没有身份,怕是连海关都过不去,一切免谈。

1 Like

南安省这里自然条件真的是乏善可陈,东西又死贵。我每周都要提醒自己“Phd追求的是更好的训练环境而不是更好的生活环境”才能勉强安抚我频频被生活拷打的心灵。要论生活我宁可去中西部大农村也不要来这里。

2 Likes

:hugs: 但是不管哪个国家中西部农村都没有录我 :pleading_face: Alberta把我放在wl第一,最后就是没转正,那边气候更差。感觉加拿大这个国家就没有哪个地方气候好的,我每天打开天气软件看,加西都在下雨…忍忍吧,如果我决定去Western,我们还可以一起研究怎么卷铺盖去college学汽修木工打发时间 :sweat_smile: :joy:

2 Likes

坦白地说,我觉得要把未来润途纳入对phd项目选择的考量其实是一件可悲的事。只是,我们毕竟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除了理想,也要考虑一下字面上的“安身立命”的问题。但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都祝你好运!

(当然,你要是来Western的话,我们肯定要好好交流水电汽修还有曲线润美的可行性(bushi)。)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