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对种族主义是怎么看的?

这个问题可能有些敏感,如果伤害到谁的感情还请原谅。
也许这个问题会暴露我骨子里还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的事实。
但是这个问题真的困扰了我很久,如果我错了也请各位指正。

在我看来种族主义本身应当是与道德无关的才对。
人类有依靠经验做出判断的天性。如果我们积累了关于某个种族的经验,我们自然会在日常生活中把经验应用起来。也许我们的经验不够可靠,但是依然是我们行动的唯一依据。依赖经验有何不道德的地方呢?

在我看来,我们似乎完全可以把道德问题从种族主义中单独提出来:
种族主义是一种经验获取的过程,是人类的天性,并无不道德之处。
依据经验我们做出的选择才是决定道德判断的依据。

我这个例子可能会使人不适,但是若是改成“某民族”,又更像是指桑骂槐,不如坦荡一点。

譬如,如果一个中国人在夜晚单独面对黑人的时候,出于黑人爱暴力的经验而选择避开对方。
这是一种种族主义的应用,但是却和道德无关。这只是纯粹的经验的应用。关键在于之后的行为是否具有不道德之处:这里,这个中国人采取的是“避开”。避开可能的危险似乎并无不道德之处?

反之,如果一个黑人在单独面对中国人的时候,出于经验,他认为中国人不爱反抗。因此他选择对中国人实施犯罪。
前半部分依然是经验的应用。产生”中国人都不反抗“的经验本身似乎并无不道德之处,不道德的地方在于后来基于经验做出的行为。

因此,民族主义本身并不是不道德的,但是不道德的人会因此做出不道德的事情。像第二个例子中,民族主义只是帮助他选择被害者的工具。如果没有民族主义,他依然会是一个罪犯,只不过是一个不针对某民族的罪犯。
所以邪恶的不是种族主义,而是犯罪本身。

我没有专门搞过伦理学和政治哲学,不过还是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第一点,我认为,人们批判种族主义时,批判的就是种族主义者的外在行为,而不是种族主义者的内在意识。如果一个人在行为上完全没表现出种族主义倾向,谁会称他为种族主义者呢?把“邪恶”的行为从种族主义中切分出去完全是一种文字游戏。

第二点,在我看来,将他人作为客体标签化的内在“行为”是一种先天的认知机制,就像看到筷子在水中弯折一样。在这种前反思的状态下,丰富的他人在我们的意识中只呈现为几个标签组合的抽象对象。诚然,这种知觉是先天的,然而如果我们追求“真”,就不能只依赖朴素信念,也要引入反思信念,将我们对对象的判断悬置起来。当然,从这个角度来看,只能说种族主义信念是错的,不能说它不道德。

第三点,种族主义虽然源于直觉,但结果在直觉上却是不道德的。我们很容易想到,歧视这件事是不道德的。

由于这个问题重点在道德,所以我也讲不出什么东西。

4 Likes

对于你的第一点,我有些异议。假设有一个人脑子里是种族主义想法,但是他出于pragmatic的原因,宽容地对待他所歧视的人,一些相信宽容是美德的人会认为这个人并不是宽容的,也就是并不具备美德。我认为楼主和层主的观点有趣的地方在于,你们似乎将种族主义还原为一种社会学的经验判断或人类本能反应,并将它和道德区分开来。但是这里所使用的道德一词似乎具有歧义。第一种解释是,我们认为一个人不是不道德的,当且仅当这个人没有违背“不伤害”原则。如果种族主义者不伤害别人,那么我们就不能说他是不道德的。这似乎是二位所持有的观点。但是对“道德”的另一种解释可能是,我们认为一个人有道德,当且仅当他具备某些有价值的/可以称赞的特质。这种解释是一些宽容理论家所相信的,也就是我最开始所引用的一些观点。如果按照第二种对道德的理解,那么种族主义无论是否对经验事实产生影响,比如说伤害或没有伤害一个黑人,只要他持有一种种族主义信念,那么这个人就是不道德的。

4 Likes

感谢回复。

第一点。也许是我们的直觉不同。在我看来,人如果在意识中持有种族主义的思想,哪怕没有在行为中表现出来,那也是种族主义者。这一点我和“已注销”的看法倒是相同的。

第二点。我们在椅子上进行哲学思考时,当然是可以把判断悬置起来。因为我们正在进行逻辑推理。但是种族主义思想往往不是诞生于逻辑推理,而是简单的联想。而日常生活中,我们最常用的思维方式并非是逻辑推理,而是联想。当然,联想给了我们犯错的可能,但是也赋予了我们探索未知的能力。 举个例子。当我们在黑夜,走在街上,看到一个黑人走来。他穿着怪异,肢体语言丰富。我们的大脑立刻联想到新闻中黑人攻击华人的故事。这时我们还能进行逻辑思考去悬置判断吗?

第三点其实是基于第一点的,如果种族主义的定义包括了“做出邪恶行为”,那么种族主义自然是直觉上不道德的。
但是如果种族主义者并没有基于他的联想做出不道德的事情,而又确实的意识到他的联想(或者说经验获取)是存在错误可能的,但是由于本能依然选择跟随联想在日常生活中避开某种族,这种种族主义是否道德就很难用直觉判断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

感谢回复。
我其实并没有特指某一种道德理论。可以套用任何道德理论进去。
这里出现误解可能还是源于种族主义概念的歧义。
如果种族主义本身是贬义词,包含了两个要素:1,不道德的 (譬如偏见,歧视,仇恨,攻击)。2,种族刻板印象。
那么无需伤害他人,种族主义本身就是不道德的。(但是这就有点思想犯的意思了)

但是如果我的观点是可以把两个要素区分开来。譬如种族刻板印象本身是否是不道德的?因为我完全可以想象另一种充满善意的种族刻板印象。譬如英国人绅士,犹太人聪明。”未来“似乎也认同这种善意的刻板印象(我认为依然属于一种种族主义)并非是不道德的。

当然,这可能听起来有点和主楼自相矛盾。因为如果我在日常生活中有意的避开黑人,直觉上来说我是在”歧视“黑人。但是我既然能够认识到经验和联想的不准确,也并不认为所有黑人都是暴力的或者低人一等,那我依然是在”歧视“对方吗?歧视的定义本身要不要求我真诚的相信黑人低人一等呢?

我并非是无法和黑人交朋友。但是在我对他个人深入了解之前,我必须依靠,也只能依靠经验不是吗?对于我来说,最痛苦的是如果要求我放弃对经验的应用,在黑夜中与黑人接近。一方面对我个人是危险的。另一方面也损害了我的权益:经验的应用是人赖以生存的必要能力。为何仅仅在种族这个方面让我放弃这种能力呢?

我认为你所区分的刻板印象这个性质很有趣。社会学家会认为刻板印象是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所采取的一种潜在的策略手段,这看起来似乎无可指责。但是,我认为刻板印象和歧视(各种歧视,包括对女性的歧视)之间可以通过一种自我反思的行为和命题上的差别来加以区分。比如说,生活中当我们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黑人,我们可能下意识地赋予他一些属性,认为他很穷很懒惰甚至有可能是黑帮的。但有时候我们也会在此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自我反思,反思自己的观念是不是一种歧视,这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如果坚持一种全称命题或者一种倾向于全称的命题,那么这就是一种歧视观点,如果在反思的基础上不坚持全称命题,我会认为这只是一种刻板印象。总之,我会认为刻板印象是一种依靠经验的原始观念,它可能演变为歧视,也可能不会,而歧视的定义可能包含了一种全称或倾向于全称的命题。
除了以上讨论,歧视这个概念似乎还会包含一个和整个社会背景结构相关的元素,比如说社会中很多人相信河南人偷井盖,和只有某一个人坚持认为河南人偷井盖,这二者之间似乎存在差别,也就是说,歧视可能是一个群体性概念。这样的话,和你说的例子有些关联,如果只有你一个人避开黑人,那么似乎并不能称得上歧视,如果社会中很多人一起同时避开黑人,这当然算得上是歧视了。

这就是我感到矛盾的地方。对于我自己的“种族歧视行为” (譬如避开黑人)我能做到的最大的反思也仅仅止步于 ”意识到自己的经验判断有可能是错误的“这一步。但是要我不去避开黑人,倒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我觉得我并没有义务做到这一步。我可以认识到经验的缺陷,但是依然使用经验作为行为的依据,因为我暂时没有其他依据。我会在内心深处做一个hedge:这个黑人也许并不暴力。如果有机会深入认识,我会把我之前临时贴的种族标签撕下去,替换成更准确的对于个体的经验。但是在那之前,我都会使用经验来作为行为的依据。否则似乎就是在要求我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对所有人抱有善意的假设,实际上使得自己对外完全不设防。

我认为这里的“歧视是群体行为”很重要,因为从个人角度来说,他的任何行为都会负上对应的责任,包括躲避黑人或者杀人,但是当人形成集体之后,集体的行为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负责的。最简单的例子就还是纳粹公务员,普通人构成的大屠杀

如果集体注定是权责不对等的,那么从结果上考虑,在集体中宣传种族平等要比种族歧视更好,尽管这并不一定是正确的理念,因为从个体的角度来说是不必要的。但是,对于一个集体来说,种族歧视的分量过重,就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