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到底是什么?一个非本质主义的女权主义观

我的女权主义观是非本质主义的,女权主义是对于一系列以性别问题为代表、关切弱势群体的具体议题的具有**实际态度的( in a meaningful manner)**回答,而不是某种自然/社会的客观属性。这些问题包括,例如:

1、是否认为家务、生育和情感抚慰是一种再生产劳动,是整个经济体系的一环,应当得到等值的评价?

2、认为性别和性别角色是生理现象还是社会建构?进一步,是否认为男性有男性的角色,女性有女性的角色,因此性别角色的逾越是不正当的?

3、是否认为性别歧视仅是观念层面的问题,可以通过代际更替的观念更新调和以往的性别问题?以及,是否认为以往的性别不平等根源在于个体层面而非社会结构层面?

4、是否认为『对立』等同于『敌对』?如果不是的话对于什么是『对立』的看法。

5、是否认为纠正性别不平等的方式不应该包括社会运动等可能冲击社会已有秩序和已有规范的方式?

6、是否认为现有生产力下无法实现的平等(例如重体力劳动中男女体质的差异)可以作为维护不平等现象的正当依据?

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没有一个光秃秃的『是/否』的形式,而是对它的条件(在哪些条件下成立何种答案)、背景(这个问题本身所处的社会背景)、概念(这个问题所设计的概念有哪些、实质的指涉是什么)、机制(这个问题和其可能导出的回答之间以怎样的过程连接起来)和结构(这个问题牵涉哪些层次、各层次间有怎样的关系)进行**实际意义上的( in a meaningful way)**讨论,然后才能得出一个有待进一步深化的结论。

讨论这些问题不是为了分类,而是解决问题。

我们设时间点为T,

T1时出现了一个问题,

T2时我们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三种不同的看法,

T3时别人为了指称这三种看法给这三者命名为主义1、主义2、主义3。

现在的状况是,我们要处理的是T1的问题,T3是为了T1服务,而不是用T3的主义追溯回去给T1命名,这是倒果为因了。

因此,我会认为,女权主义是所有以实际态度讨论以上议题后所得出的种种回答。不管叫她女权主义也好、女性主义也好、平权主义也好、妇女理论也好、进步主义也好、甚至女拳主义都可以,只要承认并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一致的、讨论问题的态度是实际的,那么都共同指向一系列共同的问题意识、思想资源和讨论语境,因此都可以说她是女权主义。

这个标准并非过于宽泛,相反,接受这个标准意味着,『以实际态度讨论』以上例举的问题,因此首先就要承认以上问题的存在。而承认以上问题存在与否以及是否值得认真讨论,本身就可以在大多数情况下区分女权主义和非女权主义了。

最后,很多朋友一想到女权主义就应激性地贴上自由派、白左的标签,其实女权主义者中相当大一部分是马克思主义女权,向有兴趣真正了解女权主义的朋友推荐一档节目:《卡列班与女巫》。

不同于《随机波动》等播客的左翼自由主义女权立场,这是一档立场为马克思主义女权的学术漫谈播客,更关注从再生产、情感劳动、异化劳动、全球资本主义等政治经济学议题。

例如这一期,涉及化妆、性工作、零工经济等身体政治话题,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如何分析现代社会身份议题。

几乎赞同里面绝大部分的观点。

‎《卡列班与女巫》-《ep010: 马克思如何谈论身体》- Apple 播客​podcasts.apple.com图标

P.S.

关于本质主义和非本质主义,我自己的区分是:对于*what is this?*这个问题的的不同回答。

本质主义是这样的回答:

This is XXX,and XXX is YYY,and YYY is ……

而非本质主义的回答是:

what do you mean by this

how can we know the answer?

what if thethis is not real?

what if the question makes nonsense?

  1. 对于大多数的问题,我们都需要同时问“这是什么”和“这是什么意思”。因此,我不能理解你的本质/非本质主义区分有什么意义。

  2. 按照你的T1-T3理论,男权主义也是一种女权主义。因为男权主义可以认为:
    (1)家务不是再生产劳动
    (2)性别是生理现象,男女之间有各自的角色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