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的男权

知乎上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人,味精
可惜此人已经永久禁言了,与多数反女权者不一样,他的一些言论还是值得认真对待的,而且在我看来他的部分主张其实刚好是女权主义追求的,借用列宁的一句话:“聪明的男权比愚蠢的女权更接近聪明的女权。”
贴两个个他的贴子,想看看各位有什么看法。
男性有不做父亲的权利吗?
对于这个贴子,我个人的大致态度是,瑞典的做法可能是更好的,堕胎权无疑应该是在女性手中的,生不生由女性决定,但男性可以不做父亲,切断法律上的联系,可以不给抚养费。
男权运动
这个姑且算是他的一个总结吧,看了看,如果他这里讲的都是真的,那真的是不同国家的情况差异太大了。
其他的我没有细看,我女性主义哲学就学个皮毛,想看看各位的看法。

扫读了一下,所以他总结出的男权实践主要围绕反仙人跳及各种变体(嫁妆),或者是在男权社会中得权后不得不遭受的反噬(男强女弱→兵役“歧视”)……
我的想法是,这里的男性更像是一种在某语境下的频繁受害群体(比方说司机之于碰瓷老人),所以很多情况下他们面对的那些加害者形象是抽象而restrictive,故这种对未发生之事的忧虑终究是更弱的。因为相比之下,处于整个社会架构上的性别不公之弱势地位的女性们主张的女权是基于显然更值得提防的四面楚歌,不能同日而语。
或者说,单凭借他在男权运动的大纲里提到的大部分动机,就可以认为他妄用“男权”二字为他的诸主张冠名是非常误导而有害的……因为这自带一种含混/复义,也就是它把自己立在了和女权运动同等的基进地位,但实际上只是因为那些动机的受害主体都不可避免而偶发地是男性。
将有人认为他的主张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将会是正义的是无可厚非,却只因为组合起它们的各种事例恰巧如此,又恰巧能让他说这是男性总体一贯会遇到的危险,然后抛砖引玉道我们必须捍卫男性被损的birthrights云云。但必须认识到这一套话术仍远不至于压制女权言说,我也很提倡他们必须不惜抛弃“男权”这一能指的名教……
简单人话版:男的想要获得跟女的叫板的资格,还得在这个世界多受点儿伤

前辈厉害

单纯的疑问啊。我知道这种假设目前来说还属于杞人忧天,因为目前女性确实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这种不公平也继续(编辑:急需)被消灭。但是我很好奇女权走到最后是什么样子。

假设有一天,女权争取到了在权力上与男性平等的待遇。那时男性的特权既然被消灭了,女性是否也该服兵役来使得义务上的平等?
还是说,为了不服兵役(因为身体条件确实不如男性)而在其他方面承担更多的义务?但是那样一来,是否是说在兵役以外的层面,对女性的不平等待遇反而是平等合理的?

承担义务和享有权利没有必然联系,否则我们就不该保护残疾人,他们由于身体的残疾无法承担各种义务,因此就不应当享有什么权利,但我们社会反而给予残疾人更多的保护(虽然中国在这方面很不合格吧)
简而言之,如果将权利与义务挂钩,那么就不是男女平等的问题了,而是自然禀赋好的人比自然禀赋坏的人承担更多义务享有更多权利,他们在人格上将是不平等的,然而自然禀赋的获得不是应当的。
真正令人满意的性别平等之日的到来,战争很可能已经极大程度上实现无人化了,人类的主要任务是决策,打仗全靠无人机。
不过我认为即使是现在,女性也确实有义务服兵役,如果男性也有义务服兵役的话,但那需要军队进行一系列改革,使得军队适合女性,我认为现代战争对身体素质的要求已经低很多了,女性经过训练后完全能够胜任,主要是需要对外物的利用。
说实在的,如果基于自然禀赋来决定社会权力的话,那么男性未必会有现在滋润,现在的可怕就是,男性利用他们的自然禀赋为自己享有的权力做辩护时,却没有意识到,那种强大即美德的社会一点也不是他们想要的。

女权发展的结果就是女权本身被消灭,所以并不用担心女权的尽头会怎样
毕竟女权不是要发展成霸权主义

我之前还在跟Liberal Feminists混的时候,有发现他们有在研究“男性解放”
这里的男性解放地位等同于女权,并且也是男人之间自我反省的一种运动
规模当然很小谈得也很浅,但是相较于MRA它们谈得是稍微细腻一点
你可以去脸书搜寻“男性解放”专页

没懂你意思… 难道男女军人性别比达1:1不是女权希望达到的么

这要看你所谓的“女权”是哪个流派的
Liberal Feminists 没有原则所以可以不用管他们说什么
Radical Feminists 的看法分两派
有一派是认为,军队是父权产物要消灭
另一派认为,女性参军是合理的,1:1是理想状态,但前提是军队制度和文化必须要改革
虽然以我来看都很不切实际

yeah 我觉得是make sense的 但是很有可能在任何一个时间线都不能达成…
我甚至觉得可能有机会所谓平权的重点是 这个中性的定义变得更靠近原本的两性中的一个性别角色特征
比如刘慈欣说的(所谓)娘炮社会,或者女性变得爹味十足 lol
感觉这个不是 以父权批判为中心的指导所能左右的 更可能是无意识的evolution…
(只是一个跑题的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