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下我对酷儿理论的困惑

就是我对酷儿理论也谈不上了解 我就说一下我的所见所闻

我的一个朋友之前和我说,“生理性别”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生理性别”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动的,比如各种性别的生理特征,乳房和喉结之类以及染色体,都是由体内的激素浓度决定的,而激素是可以改变的

他说人在胎儿时激素浓度会影响染色体

就是酷儿理论有解构生理性别的部分是吧 而且它的性别理论的核心就是认为性别是流动的 以至于要解构性别

但是 怎么说 我感觉 如果是我朋友说的这种说法,我感觉也是站不住脚的,就是他们混淆了“可变化”和“缺乏本质”。他们认为性别是激素决定的,而激素是流变的,这只说明了“生理”性别可以变,但是按照他的理论,我如果现在以激素浓度描述某个人“现在”的性别是男/女依旧没什么问题。就如同,活人都会死,人的生死状态是流变的,但不能说“生死”就不是当下某个人的本质状态,也不能说“生死”不存在

同样的 ,心理性别也是如此,即便你的心理性别可以流变,但是不能说你特定时刻的心理性别状态是不可描述的,“可流变”的意思仅仅是你可以从一个特定的性别状态转换到另一个性别状态而已。

酷儿理论的重要理论家巴特勒认为“生理性别”并不存在,他的理论大概是这样的,即“人在出生时会因为自身的性征而被指派到特定的男/女的二元性别中,但是二元性别是人为建构的,因此生理性别不存在”,但是如果按照这么说的话,我感觉他说的“生理性别”本身就不纯粹,里面糅杂了太多社会的元素。
生理语境下并无包括二元性别在内的各种性别文化,只有各种拥有各自物质基础的生殖特征,大人会根据婴儿的性征赋予婴儿性别身份这不如说是一个社会行为,男/女也不如说是一个社会性别,既然如此不如说是社会性别而不是生理性别不存在,而且我看到酷儿理论中也有“社会性别”这个说法,另外说一点,即便退一步说,按照他们的方法认为“生理性别”是假的,那似乎也只能说明这是人为建构的而已,一切文化都是认为建构的,也并不能说“生理性别”不存在,只能说“生理性别”和酷儿理论的观念搭不来而已,酷儿理论说穿了也是一种人为建构的文化,难道可以说酷儿理论也不存在?
“男/女/其他”的性别当然是在一种特定的性别文化下才能成立的,这里面会附带各种人为建构的文化判断。 不过,我想说的“生理性别”主要是各种生理特征,性器官也好,染色体类型也好,激素浓度也罢,亦或是有无月经、能否怀孕等,我想不管具体换成什么,总是可以发现不同类型的人之间有些生理的特征是不同的,即便或许这些区分方法都不精确。(原谅我的不多的生物学知识,我不能说得太多)

另外 关于酷儿理论里关于“心理性别”的部分 同样我不是很了解酷儿理论 我就胡乱说说,我感觉也不是很理解。 酷儿理论认为人的心理性别也是不断变的,因此无法定义,我之前的一些朋友就自称性别为“酷儿”,但是“酷儿”作为一个心理性别来说,它是没有内容的,它里面没有规定任何性别的“气质”,它与其说是一种“性别”,不如说就是一种信条——“认为性别不是固定的”——仅此而已。但是落实到现实中,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表现出一个没有规定气质的性别的气质来,也无法想象他们可以处于一个没有内容的性别的心理状态中。他们“酷儿”我想在现实中在某时某刻必然是要处于他们能想象到的一种性别或多种性别混合的气质和心理状态中。 因此如果他们说自己的性别是“酷儿”,感觉就是什么都没说,如果说成“x性别(酷儿)”,反而会好一点,我感觉。

Butler的观点是sex is the gendering of the body,我很同意你说的,如果生理性别是建构的那么也可以推出所有一切都是建构的,但这其实也是后现代学者主张的。如果你想看点反对的观点,可以去看看gender critical的东西,虽然后者名声比较臭(

1 Like

如果单单是这个论证,那么一切知识都是构建的,知识背后所存在的各种各样的实体也都是不存在的。

这个论证对我来说太过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