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中的疑问2:笛卡尔沉思中使用的方法

回过头再去看,笛卡尔似乎犯了一个大错误?
evil deceiver 摧毁了数学与一切明显为真的”基本法则“。
如果这个欺骗者连”1+1=2“的基本法则都能扭曲(这个说法不严谨,但是应该可以理解吧),那与数学类似的逻辑似乎也没有存活的空间?

如果是这样,那整个沉思2~6的逻辑推理都没有意义。
因为在沉思1结束的时候,笛卡尔在之后用来重新建立世界的工具:逻辑,(有可能)已经被evil deceiver扭曲过了。

1赞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因为他的推理都是建筑在逻辑之上的,如果逻辑都不能保证正确,那么所有基于它的结论都不能保证正确。想象我们的思考过程实际上是计算机里的一段程序,如果上帝可以随意改这个计算机的内存,那么程序也自然会乱跑,没有方法可以保证其正确。不过“没有意义”的说法有点夸张,这些都只是在研究一些可能性而已,实际上哪个才是“真”的我们是不知道的,仅仅能研究假设某些东西是真的有什么后果。

1赞

我就提一句,笛卡尔的cogito论证使用的不是逻辑推断,而是clear and distinct perception。

4赞

这也是我学习的时候不明白的几个地方。我向老师提出这一点的时候,我的老师也说:这是一篇冥想,而不是逻辑论证。
但是这篇沉思录作为rationalism的代表作之一,通篇有大量的“it follows" “I conclude” “it must be”。说他不是一篇逻辑推理给我的感觉是诡辩。

此外,我对clear distinct perception 与light of nature 也不太理解。后者我是将其理解成逻辑来读的,但是总担心自己理解错了。而前者则似乎是: “明显为真”的事物。这种用 ”it’s so obvious, don’t you see it?" 来推论的方法不依然还是逻辑吗?

Peter Markie 的 “The Cogito and its importance” 把这个问题讲得很清楚(在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Descartes 里)

3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