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是哲学问题吗?【课堂上不敢提的问题跑来论坛灌水】

课堂上学了一些道德理论,但是发现有些道德理论归根到底还是基于一种“道德的直觉”。
而这种基于道德直觉的理论似乎都存在一种问题。当我们将某种道德直觉作为道德的准绳发展出来的道德理论一旦到某种特定情况,却又违反了我们的道德直觉。目前学的道德理论,总是有违反道德直觉的情况,于是我怀疑不违反道德直觉的理论真的存在吗?
又或者说,当我们以道德直觉的标准去衡量道德理论的时候,这个问题似乎就不再是哲学问题,而是心理学问题了?

如果道德是一个心理学问题,我们应该研究的就不是一种理性的,机械的,包囊一切的道德理论,而是我们产生道德直觉的原因?从这点上来说,契约论的观点是不是就是往心理学的方向去研究道德?

那是元伦理学……或者说道德心理学,道德哲学分作元伦理学、规范伦理学、应用伦理学,应用伦理学我也有点不太清楚,它可能主要是针对实实在在的实践,不去谈它,规范伦理学主要在于建立一种令人满意、合乎理性的理论以普遍性的规范指导人们的现实,它告诉我们要做什么,或者说什么是道德、什么属于道德。
而元伦理学则在于研究道德是什么,或者说道德属于什么,其中也包含了道德心理学的内容,道德心理学可以说是元伦理学的一部分吧。

1赞

道德直觉可能只是开始而不是结论?一种观点是:我们在反思我们的道德直觉,从而debate哪种moral theory/judgment更合理更对?(参考reflective equilibrium)

另一种:我们也可能在基于现实情况 讨论什么是实际上,对比如 共同生活,更好/坏的行为?(参考pragmaticism)((不确定你提契约论是不是说类似的

可以读一下 (Moral epistemology SEP词条 section 5)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moral-epistemology/#MetEpiNatRefEquRatCho

我觉得道德心理是很相关的 也确实有experimental philosophy 做道德直觉

1赞

契约论似乎不在乎具体的ought to do,更在乎某种状态下人们会如何做,然后说这就是道德。于是我就想,研究人会如何行为似乎已经不是哲学范畴而是心理学范畴了?

新增:第一种观点很有趣,但是会不会是反过来了?我们是不是把道德理论当作一种工具,用来说服别人我的道德直觉比你的道德直觉有道理。

听起来有点奇怪?如果所有的道德理论都是来自于道德直觉,那整个道德哲学应该是心理学的分支,而不是道德哲学之下有一个道德心理学?

或者并不是所有道德理论都基于道德直觉?可以举个例子吗?

描述性理论推不出规范性理论啊,规范伦理学是规范性的,它规范我们的行为,而心理学是描述性的,它描述我们的心理机制,怎么看都不一样吧,虽然如果决定论是真的,可能会导致二者的同一。
道德直觉嘛,我们很多道德直觉都有内在的冲突,而且不同道德直觉强弱不一样,电车难题就体现了我们道德直觉的冲突,并且由于许多人选择牺牲一人救五人也体现了道德直觉强弱的不同,近似的天桥难题更是奇葩,它和电车难题似乎没有本质的差别,但我们反映出的道德直觉却有极大的差异。这个时候我们是不可能让这些道德直觉同时指导我们行动的,除了那些直觉主义者。
道德理论是依据某些道德直觉作为开始,要求融贯性,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抛弃某些道德直觉,选择那些更合理、更根本、与更多更强道德直觉不矛盾的那些道德直觉,我们最终是不可能得到满足所有直觉的道德理论的,这有可能是概念上不可能的。

1赞

但是道德直觉作为我们的某种心理学上的特质也是描述性的吧?我们又是如何将其发展成道德理论的呢?如果我们可以将他发展成道德理论,那也可以把其他心理学事实发展成道德理论不是吗?

并且我感觉规范性和描述性不一定是互相孤立的?

比如:”我们有一种道德直觉:‘我们要追求平等 (平等原则)’“
这句话本身是描述性的,我们在心理学上有某种特质。
但是这种特质可以是规范性的要求。

或者我们可以把道德理论包裹在描述性理论之内?
前提1:”我们有一种道德直觉:‘我们要追求平等’ (平等原则)“
前提2:我们会基于道德直觉去建立道德理论。
结论1:我们会从平等原则去建立道德理论。
前提3:所有道德理论都是规范性的理论。
结论2:我们会从平等原则去建立规范性理论。

这里的所有前提和结论似乎都是描述性的。但是依然建立了规范性的理论?

实际上使我开始怀疑心理学才是道德的基础的原因就是电车难题和天桥难题。
我之前从哲学上是认可功利主义的,因为其逻辑没有矛盾之处,仅仅是存在道德直觉上的矛盾。但是我之前并不认为道德直觉上的矛盾可以推翻理性的道德理论。
是电车难题让我意识到,在现实之中,真正使我做出道德选择的其实是来自心理学上的道德直觉,而不是道德理论。逻辑再完善的道德理论,一旦违反了我的道德直觉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抛弃。这和逻辑,理性完全无关。道德似乎仅仅是某种”本能“。既然如此,试图建立道德理论的努力似乎是白费功夫,我们只需要跟随来自本能的道德直觉就行了?

如果你说“因为道德理论依赖于道德直觉”,所以它不像是哲学问题……
那么,有什么哲学分支是不依赖于直觉的吗?当代元哲学的一个(几乎是)共识是,哲学论证是依赖于直觉的,但是哲学理论不会止步于直觉,不会因为“人们持有直觉a”就得出“a是正确的”。而是,无论你持有什么样的立场,都需要再去寻找论证的理由。
直觉是重要的,所有违背直觉的哲学理论并不一定是错的,但一定需要承担额外的论证负担,伦理学也是如此,不是说违反直觉它就错了。

1赞

新增:但是违背个人道德直觉的道德理论是不会被采用的。我们依然在用道德直觉去审判道德理论。我倒不是认为因为人有道德直觉就认为这种道德直觉是正确的。如果道德直觉是一切道德理论的基础,那也就无谓正确与错误了。只不过是不同的环境的人产生了不同的道德直觉。

感觉还是稍微有所不同的吧?道德直觉并不是明显为真(正确?)的,而是有讨论的空间的(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根据不同的道德直觉会发展出各种互相反对的道德理论的原因吧。
而一些明显为真的直觉是我们无法反驳的(大概?)。

倒不是说因为是直觉所以不是哲学问题,而是直觉本身该是心理学的范畴。如果哲学是来自于直觉,那么哲学不就把自己放在心理学之下了吗?

要分类什么是哲学问题感觉没啥用,这样做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因为这么做必须先确立哲学的定义,但是这个定义楼里的各位应该都不会有完全等同的理解。

比起完全按直觉来,道德理论至少可以带来这些好处:1.它是逻辑上一致的,虽然大家对一致的追求不同;2. 道德理论可以影响直觉,给大家从小上课刷某种道德理论,应当是可以影响他们后来的道德直觉的。

所以这个问题可能更核心:我们的道德直觉是不是完全随意的,而且不可改变的?如果是,那么没有道德理论可以govern这一切,但是还是可以思索着玩。如果不是,就能想出很多用处了。

1赞

我想区别在于哲学家该不该去研究道德理论。因为如果道德只是心理学问题,只需要让心理学家把道德直觉作为一种现象去研究产生的原因以及试图去控制这个过程就行了。
如果最终我们做道德判断时会为了满足道德直觉而不得不背离自己信奉的道德理论。那道德理论就在解释力和预判力上完全输给了道德直觉,应该被道德直觉所取代。

道德理论虽然在逻辑上是一致的,却和他试图描述的现象不一致。就好像一个不准确但是完善的数学模型,他本身是逻辑自洽的,却不能解释他试图解释的东西。如果道德理论只是对道德直觉的理论化模型,那我们为何不直接去研究道德直觉?

而你最后所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我觉得更加值得问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应当在心理学家的手上而不是哲学家的手上。

1赞

道德直觉经常被类比为一种“知觉”(如视觉,听觉,触觉)。比如我们直觉上认为一个行为是道德的,就类似于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是红色的,我们摸到一个东西是柔软的。如果依赖直觉的道德是心理学问题的话,那是不是依赖知觉的研究就是现象学问题了呢?我们不是应该研究我们的感官经验本身,而不是“理性的,机械的,包囊一切的”科学理论么?

当然,基于知觉的研究可以是科学问题,也可以是现象学问题。基于道德直觉的研究可以是心理学问题,也可以是哲学问题。它是什么问题取决于我们的目的(或者说方向)。如果我们的目的是向内去寻找道德直觉形成的原因,那么它就是一个心理学,社会学,甚至是生物学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的目的是向外去寻找一个最符合我们直觉的道德理论,那么它就是一个哲学问题。

1赞

这个说法很有说服力。
但是感觉还是有古怪的地方。
可能是我在面对其他科学的时候,我直觉上认为科学现象是我们知觉和外界共同影响的,而认为道德只存在于我们的知觉中吧。
但是我的这个判断似乎也是没什么依据。

“科学现象是我们知觉和外界共同影响的”, 这已经在假设外界世界的存在了,而知觉本身是无法支持这个假设的(参考笛卡尔)。如果我们允许科学去假设外部世界的存在,我们也应该允许(一些)道德哲学去假设道德的实在。归根结底还是根据不同的研究方向来选择不同的基础假设罢了。

1赞

想了一下,我实在无法想象道德如何“实在”于外界。

用巴克莱的唯心论做比较,巴克莱的观点 ”一切idea都单纯来自mind” 和我的直觉:“道德单纯来自知觉”非常相像。
但是二者却存在区别:我们假设物质世界的存在是因为物质idea是来自于body的情况是是很容易想象,也符合直觉的,所以巴克莱的观点显的反直觉和突兀。然而,道德idea似乎很难想象与body有任何关系。
如果套用二元论的模式,道德idea要么是来源于body,要么是来源于mind,亦或者是二者的结合产物。但是我很难想象道德如何能与body产生联系。难不成宇宙深处有一块石板上面刻着至高的道德律条?还是说这里的body指大脑?但这依然是心理学的范畴啊。
如果道德不能来自于body,就只能来自于mind,因此我们只能往mind的内部去研究,这还是心理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