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概念分析 哲学家还在做什么?

除了找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 哲学方法论 还有什么?
(我大概还知道 conceptual engineering…大家也许能给我一些pointer?

我想到的例子是ontology 和 metaontology

Ontology就不是,或者不只是找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至少还有一个extra step去探究:已经找到了这个condition,有东西符合吗?
或者是进行Cost and benefit analysis: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让我们承认这个东西的存在吗。

然后就是对于这些方法的反思(metaontology),有的人认为ontology不应该是这样子做的。她们在做的研究可能也不是找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或者conceptual engineering (我不太确定这一点,因为有些metaphysicians可能在做的其实就是engineering 比如说 “existence” 这个concept?)

1 Like

我觉得只有当代分析哲学中的认识论、语言哲学、元伦理学主要在做的才是概念分析和概念工程。。

形而上不是最多的吗?概念分析?

还剩啥…(当代分析哲学中


正好最近在看李麒麟老师上传在b站的课程,这部分也许会有一点帮助。来自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K411M7vC
P.S.很抱歉最近要给社团那边写个东西,而且申请那边还在‘evaluation in process‘,最近有点没心力开始办之前说到的那个概念工程的读书会,没准要拖到暑假里了呜呜呜

以及真要说广义的“哲学家”,而不是主流的分析哲学领域的话,我最近还在看的(我怎么看的这么杂)有一本Zahavi的Dan Zahavi - Phenomenology_ The Basics-Routledge (2018).pdf (729.6 KB) 对现象学方法的基础介绍也很好,不过我猜你应该对这些兴趣不大hhh

形上学很多时候是在提出模型,这就不算是概念分析了。
比如说对于同样的经验现象和数学形式,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Bohm解释和多世界解释就是完全不同的模型。提出这些模型并不是概念分析。

顺便问一下conceptual engineering是什么样?

可以考虑一下Neopragmatism鸭。大概就是把找necessay&sufficient condition的program换成找(1)geneology和(2)(broadly speaking) inferential role的program。

然后还有什么做experimental philosophy的、做modeling的之类的。而且听说现在也还有phenomenologist,但并不知道有谁。。。

1 Like

你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哲学贡献?分析哲学的日常
这篇文章列举了35个不同的哲学贡献,也许能够提供一些思路。

里面的一些贡献似乎是“给出更好的充要条件”的手段,例如,“ 对被许多人接受的理论提出反例",“ 对已有的立场进行辩护,或为它寻找新的论证”,“ 指出某个论证(或理论)对于一些看起来无关的问题有何蕴含后果”。

但我觉得有一些文章即使无助于给出一个更好的充要条件,它们本身也是有趣的。例如,“ 把哲学想法、原则、理论应用于新的现实情况”,“ 提出有趣的、新的问题”,“ 把一个语境/领域中的想法运用到另一个语境/领域中”。

1 Like

刚刚在推特上看到的: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