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all申请 是否应该take a gap year?

对于申请/去上grad school之前是否要take a gap year/years我一直在考虑,想法也变了很多次。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

比如我比较经常听见的鼓励gap year的说法是:grad school就在那里不会跑,什么时候申请都可以,应该在那之前先尝试一下别的事情,live your lives,通过做一些别的工作你的心态上会更好也会更成熟,也不会觉得学校和哲学论文是世界全部。之前跟系里chair聊,她的观点是: “if you are a young person who basically stays in school for your entire life, and you are good at it, and you enjoyed it, it’s very natural to think that you want to just keep doing this, but it can be also true that you will enjoy and be good at doing a wide variety of other things that you don’t really know about.” 所以她觉得可以毕业五年尝试不同的事如果仍然想做哲学再申请也不迟。昨天听一个MAP panel的时候三位在读phil grad school的人也大概是这个建议。

但是之前我的想法是,只要我确定我喜欢这一件事,那我就做它,直到我有天不再喜欢它再去做下一件事,所以其实没有考虑过gap year。

不过最近听到的另一个观点有点改变了我的想法,是关于relations to the world的:“ that’s one of the things that makes academics so the way that they are—interesting, unique—is that, they are literally institutionalized from birth to death. Like, most go straight from high school, straight to undergrad, straight to grad school, straight into an academic job. And it shows. It really shows because it’s like for them, there’s no world outside of these relations—these institutional relations.” (podcast: zora’s daughters) 我有一种被膝盖中箭的感觉hhhh就想到我自己继续走下去很可能就是这样‘institutionalized from birth to death",感觉目前的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够成熟、缺乏对世界和ta人生活的经验的,大部分我的朋友也都是学校认识的朋友,除了家人和家人的朋友之外我的全部关系都在学校里面。

所以就在想take a gap year or several years是否能让我更了解自己以及建立我理想中的和世界和ta人的关系,更准确地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也更了解自己究竟想成为什么样、想做什么、想解决什么问题。但是另外困惑的又是take a gap year是否真的能达成这个目的?还是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另外的考虑就是跟我的学术兴趣有关,我最主要的兴趣是伦理,感兴趣的是bioethics, AI ethics,还有philosophy of mind(比如4E cognition)以及social epistemology里跟ethics交叉的部分。我理想中的想做的哲学是applied, engaged, public, and interdisciplinary philosophy。这也是为什么会担心自己生活阅历/经验不足。也不太了解假如某天申请上了grad school,在学校里面除了写论文/上课/TA之外,是否还有同时去做其它的工作(比如去ngo或clinics或去访谈)的可能?

可是,如果选择gap year也有很多担忧,比如说1年3年5年之后真的还能申请吗?写作质量会不会下降或者是否还能找到阅读/写作的感觉?是否还能找到philosophers写推荐信以及跟undergrad的philosophers保持联系?还有类似于学校邮箱注销之后transcript怎么拿到等等问题,以及去找什么工作的问题。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考虑这些问题的?

1 Like

(谢谢!

感觉蛮认同你提到的鼓励gap year的说法的。似乎你的concern主要有两个,一是gap year能否真正实现探索自我的目的而不是浪费时间,二是gap之后能否还回到academic philosophy。
关于一,我可能没什么好贡献的(btw我没gap过),不过generally感觉有一个扎实plan可能会比较好?比如做一份实实在在的工作?我有朋友gap year选择去做part-time家教,结果因为自由时间太多,难以自律经常躺尸,结束gap后觉得收获不大。
关于二,我有一个很久远的例子,我现在的advisor在银行工作了三年才申请的PhD,最后去了UCSD。我的社科PhD美国朋友也有几个在公司做了几年工作再申上PhD的,美国这边30岁左右才进PhD的好像至少也不稀奇。所以似乎并不是完全不可行,只是可能需要好好请教一下gap之后申请成功的前辈,做好plan?

Anyway,我自己没gap过,所以空话比较多,结论比较weak,只能提供几个身边的例子,hope this helps.

2 Likes

北美这里工作几年再申请挺普遍的,我现在有个PhD同学工作了10年才回来继续读博,所以我觉得三五年应该没什么问题。
另外我个人意见是觉得,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和“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比起“自己在哪所学校拿什么学历”重要得多。所以我认为去尝试一下gap会是一个好选项(甚至大家有机会有条件都应该去试一试gap。。
至于写作和推荐信,我的建议是可以保持业余训练,和哲学系的朋友定期搞搞读书会,然后和老师保持联系, 想要维持写作状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1 Like

非常感谢!!

似乎你的concern主要有两个,一是gap year能否真正实现探索自我的目的而不是浪费时间,二是gap之后能否还回到academic philosophy。

是这样的!

感觉有一个扎实plan可能会比较好?比如做一份实实在在的工作?我有朋友gap year选择去做part-time家教,结果因为自由时间太多,难以自律经常躺尸,结束gap后觉得收获不大。

这个太真实了!我确实需要认真计划一下,目前很想做bioethics相关的工作,或许可以去寻找一下有没有相关的ngo

美国这边30岁左右才进PhD的好像至少也不稀奇。所以似乎并不是完全不可行,只是可能需要好好请教一下gap之后申请成功的前辈,做好plan?

好的!看来做好plan真的很重要:D

1 Like

感谢!!

北美这里工作几年再申请挺普遍的,我现在有个PhD同学工作了10年才回来继续读博,所以我觉得三五年应该没什么问题。

了解这一点对我来说挺comforting的!

另外我个人意见是觉得,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和“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比起“自己在哪所学校拿什么学历”重要得多。

非常赞同!

所以我认为去尝试一下gap会是一个好选项

好的!

至于写作和推荐信,我的建议是可以保持业余训练,和哲学系的朋友定期搞搞读书会,然后和老师保持联系, 想要维持写作状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谢谢建议!请问对于如何和老师保持联系有什么建议吗T T 有点担心毕业之后就毫无交集了,或者哪怕发recent update也会担心对方很忙或许打扰对方/对方不感兴趣

你可以找你最喜欢的教授和他谈谈你的想法,我觉得他只要不是太mean,应该会给你建议,另外比如说你隔半年和你教授有机会约个zoom或者发个邮件分享分享你最近的计划,我觉得没有什么人会觉得和你互动会非常麻烦或者耗时间。

2 Likes

北美的人gap几年再phd一点问题没有。但我觉得是不是要考虑户口问题?

不管你是自给自足还是家里赞助,如果你属于可以继续留在北美欧洲生活的人,我觉得你大可以gap1至若干年再考虑grad school。但如果你毕业了要回国工作,那我觉得你要考虑一下,在激烈的内卷和PUA之下,你一两年之后是不是还有那种思维的敏锐度和精力去准备申请。

3 Likes

关于medical ethics可以考虑一下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凯斯西储大学医学院有一个生命伦理学系,教授有医学背景也有哲学背景的,项目里面还带在克利夫兰诊所的临床实习。硕士我不怎么了解,博士的funding是学费全免,只有第一年31k的scholarship后面不管。还有Duquesne,有专门的bioethics博士项目,项目包含两个学期在不同医院的临床实习。我之前的导师是做bioethics的,听她说美国有一些工作需要生命伦理的博士,包括临床伦理和政府咨询,但很多都要求公民身份……

2 Likes

北美的人gap几年再phd一点问题没有。但我觉得是不是要考虑户口问题?

是的,这是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人文的opt是一年时间,我想的是试试能不能申请npo工作

我觉得有点难,OPT后面你还要抽H1B,现在的抽签政策好像是中奖率和你在你这个行业的收入percentile有关,而且倾向理工科,人文专业我觉得比较难。建议你还是多了解下现在的移民政策,免得到时候工作也没做好,申请也来不及,甚至可能要回国(回国你就啥ngonpo都别考虑了,直接拿铁链把自己嘴锁住得了)。或者可以考虑转战加拿大,这边的移民政策宽松很多。虽然收入低很多、物价高很多。但总比回国被pUA强一点。
——户口真的很重要

1 Like

谢谢推荐!!一直对duquesne的哲学系很有好感(因为非常continental),不过之前不知道它也有专门的bioethics项目

我之前的导师是做bioethics的,听她说美国有一些工作需要生命伦理的博士,包括临床伦理和政府咨询,但很多都要求公民身份……

是的,我有一点犹豫的就是感觉大部分bioethics项目都还在比较起步的阶段,似乎大部分之后做bioethics相关工作的人都有某些其它的背景,比如 i)有医学背景,或者 ii)有法律相关的背景;或者iii)有某个传统学科的背景,比如哲学、宗教研究、人类学社会学

嗯嗯,我记得之前读过一篇论文,对美国bioethics博士项目几个毕业生的采访,ta们也表示这个专业很尴尬,课程安排就是大杂烩,因为临床知识的缺乏竞争力也不如医学生。我看很多哲学博士的路子就是毕业了再去医学院做个postdoc,积累一点临床和实践经验,这甚至已经成为了很多医学院临床伦理工作职位的招聘要求。

另外就是前面有朋友提到的身份问题,这个我觉得可能需要重点考虑,如果以后还是更偏好做对口工作的话。我是在国内读的本硕,从七八年前到现在,bioethics的研究和就业跟国外相比都没太大的进展,简中论文的质量整体低下。加之国内这个大环境下,说不定以后的研究方向就是鼓励医护人员做雷锋,坚持xxx领导医学伦理2333也正如前面朋友提到的,加拿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都在北美,发展趋势比较一致。我之前跟朋友仔细研究过美加的政策,美国各种不确定的抽签,耗时长,纯靠运气,随时面临审查被拒滚蛋,可能八到十年忙下来最后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相比之下加拿大博士毕业即送身份,我一些美国的朋友也都在考虑毕业后去加拿大。另外一点就是拿了加拿大身份的话,根据美加墨自由贸易协定,可以申请TN签证去美国工作,不需要雇主担保。建议还是多考虑一下身份的问题会更保险,本身这个行业就偏好永久居民和公民,有了身份以后找工作的范围会更广,也更有底气。

加拿大的话,Toronto的哲学系有bioethics联合专业,在application portal就可以选择,我理解就是多上几门课发一个证书。UBC有一个专门的应用伦理研究中心,但它是公卫学院的附属研究机构,要读哲学系的话可能比较曲折,还得找那边的老师联合指导。如果有定量背景也可以考虑直接申公卫,研究bioethics的老师都是哲学出身,录取率比哲学博士高多了,我记得接近40%…Western和Queens虽然PGR排名不是很靠前但bioethics研究做得很不错,也很重视交叉学科研究,很多教授都是世界卫生组织或者加拿大大流行的某某研究主席或者小组成员,Queens的哲学博士课程也带医学伦理实习的。

3 Likes

太感谢了!!!

加拿大的话,Toronto的哲学系有bioethics联合专业,在application portal就可以选择,我理解就是多上几门课发一个证书。UBC有一个专门的应用伦理研究中心,但它是公卫学院的附属研究机构,要读哲学系的话可能比较曲折,还得找那边的老师联合指导。如果有定量背景也可以考虑直接申公卫,研究bioethics的老师都是哲学出身,录取率比哲学博士高多了,我记得接近40%…Western和Queens虽然PGR排名不是很靠前但bioethics研究做得很不错,也很重视交叉学科研究,很多教授都是世界卫生组织或者加拿大大流行的某某研究主席或者小组成员,Queens的哲学博士课程也带医学伦理实习的。

Queens哲学系里有一个哲学家Lisa Guenther我特别喜欢!她是做phenomenology和critical prison studies的,是那种在实践中做哲学的感觉,phd是在UT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