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哲学读书会的笔记(第一期)

这是参加了 社会科学哲学读书会求建议 第一期之后做的一些记录,一方面为了更具体地讨论,也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读书会上host提出了社会学研究的两种思路,即explanation和interpretation的区分。

我总结的二者的具体涵义(可能有错):

Explanation:
自然主义的(假设了存在一种普适的规律)
与个体的价值取向无关,也就是通过统计学等对现实数据做出结论
以预测未来作为基准

Interpretation:
依赖个体的价值取向
依赖事件发生的环境,如时代背景
以对过去和现在的事件作出(说得通的)解释为基准

我的一个观点和其argument:

前提1:explanation和interpretation对预测未来的态度没有差异
前提2:interpretation依赖了个体的价值/环境等因素,如果把这些因素列入explanation的模型,那么explanation的模型可以涵盖interpretation能作出的判断


结论:explanation可以涵盖interpretation的结论,即interpretation是explanation的一个子集。

对前提2的反驳:interpretation能作出的判断更多,例如可以实际考虑一个人的心理,并且依据这个心理解释现象。而explanation是没办法作出这种判断的,因为它对因素的要求比较高,如果我们没办法确证一个因素的影响,我们不会从explanation的角度作出判断。
回应:
Interpretation作出的判断实际上是阐述一种可能性,而explanation的角度,一种没有被证伪的可能性就是一直存在的,我们当然可以作出一个“可能成立”的论断。而与之对应的是,interpretation的判断是更为武断的,为什么它要从一大堆的可能性中青睐其中一种呢?
因此,explanation和interpretation的对立可以被陈述为我们如何看待未被验证的可能性,我们应当认同这些可能性的价值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我们应当承认这些可能性的价值。因为这个世界上必定存在对的但不可确证的论述。如果一个论述可以给我们带来启发,但是不可确证(不可证伪),我们也应该接受它。

如果我们要把这种对立整合起来,那么结论就是,我们不能像自然科学那样拒绝一切不可证伪的可能性,我们应当在社会学中尽可能细致地考虑各种可能,但是能被验证的可能性应当得到更多的关注。

4赞